專業性

責任心

高效率

科學性

全面性

高質量發展呼喚高技能勞動大軍

素質是立身之基,技能是立業之本。傳承技術技能,職業教育使命在肩。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職業教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職業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廣大青年打開通往成功成才大門的重要途徑,肩負著培養多樣化人才、傳承技術技能、促進就業創業的重要職責,必須高度重視、加快發展。

近年來,我國職業教育實現了歷史性的新跨越: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形成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基本框架,服務區域經濟發展、促進社會公平等作用進一步彰顯。

今年以來,現代職業教育重要性進一步凸顯,頂層設計進一步完善: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繪就一幅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頂層設計和施工藍圖;《政府工作報告》將職業教育擺在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決定高職院校于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雙高計劃”“1+X證書”制度試點、產教融合型企業等一批重點項目和試點啟動……

我國現代職業教育,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

產教融合,做地方經濟轉型升級的“助推器”

在全國職業教育活動周前后,記者到山東、江蘇、浙江、貴州、廣東等地調研,職業教育在服務區域經濟發展、助力地方產業轉型升級方面的新作為與新貢獻,讓人眼前一亮。

深圳職業技術學院已打造包括華為信息與網絡技術學院、ARM智能硬件學院、阿里巴巴數字貿易學院等特色產業學院在內的產業研究院集群,緊跟深圳產業前沿、技術前沿,與行業領軍企業緊密合作,成為助力地方經濟發展的人才“蓄水池”。

地處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武陵山區腹地,貴州省銅仁職業技術學院“靠山吃山、靠山養山”,創建了以畜牧獸醫、設施農業技術、茶葉生產加工技術等國家骨干專業為核心的農牧技術專業群,推進山地農業向智慧農業、生態農業、高效農業、有機農業轉型。其中,僅白山羊項目便帶動15個農牧企業升級養殖標準,增加產值3000余萬元,指導食用菌種植2000萬棒,實現純利潤近2000萬元。

山東淄博職業學院黨委書記張愛民鼓勵全體教師圍繞山東省“十強”產業和淄博市“753”現代產業體系謀劃學院未來發展方向,“要在服務地區經濟發展上下功夫、用力氣。”

在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寧波職業技術學院以“立足北侖、融入北侖、服務北侖、協同發展”為定位,組成了包括經濟技術開發區、市教育局、市總工會、市商務委員會、相關產業園以及行業龍頭企業在內的理事會,深度融入當地區域發展,“打造一所地方離不開的高水平職業院校!”

……

通過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高水平職業院校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的發展格局清晰可見。

“職業院校的發展需要與地方經濟、產業園區同步規劃、同步建設、同步發展,這就需要深化產教融合,建立職業院校與地方產業園區建設良性互動機制,實現產教資源共生共贏。”江蘇省教育廳副廳長曹玉梅介紹,“以江蘇為例,全省13個設區市中,有9個市建有職教園區,80多所中高職院校入駐。全省60%以上的縣級職教中心搬進本地產業園區(開發區、高新區)內。”

近年來,全國職業院校年均向社會輸送1000萬畢業生,每年培訓上億人次,在現代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等領域,一線新增從業人員70%以上來自職業院校畢業生。職業院校畢業生已成為支撐中小企業集聚發展、區域產業邁向中高端的生力軍。

適應需要,做穩就業惠民生的“壓艙石”

7年前,當貴州盛華職業學院的老師深一腳、淺一腳來到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縣抵麻鄉,羅琳花家里情景令他們心酸。

這個大山深處的農家竹樓四處透風,板凳和床幾乎就是全部家具,燒水壺只能擱在地上。“這學我能上嗎?”很少見生人的羅琳花怯怯地說。

當聽說不光學費全免,還給助學金、生活補助時,這個布依族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我幫孩子定了3個‘三年計劃’。學習3年,掌握一門技能;工作3年,開始反哺家庭;拼搏3年,開啟幸福人生。”盛華職業學院唐人坊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學院院長唐燕的話沒有落空,如今,羅琳花在北京工作,參與設計制作的“唐娃娃”已被選為“國禮”贈送外賓。

貴州省教育廳廳長鄒聯克介紹,黨的十八大以來,在貴州,職業教育精準脫貧班累計幫助25萬個家庭經濟貧困學生實現“職教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全省120萬農村建檔立卡貧困戶更是實現“1戶1人1技能”全覆蓋。

扶貧先扶智,治貧先治愚。在農村地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職業教育就像一道大壩,阻斷貧困的漫延。

“職業教育不僅在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方面貢獻巨大,在促進就業創業、改善民生方面,更是發揮了積極作用。”浙江省教育廳廳長陳根芳說。

陳寧方,貴陽曉車精修汽車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小時候家里一貧如洗,靠著貧困生補助,來到貴州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汽車系就讀。如今,掌握了一技之長并成功創業的他格外自信,“公司年營業額超過800萬元,父母跟著我過上了好日子”。

姜家杰,淄博職業學院2011屆物流管理專業畢業生。2015年,在創業導師指導下,他成立淄博創客空間商貿有限公司,主營高校快遞、企業素質拓展等業務,如今公司已成為當地校企合作的示范。

劉順,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電子信息學院學生,獲數據通信、大數據兩項華為認證證書,在畢業招聘中受到多家單位青睞。劉順的父母對學校心存感激,“送孩子來職校讀書,沖的就是學到真技能、練就硬功夫。”

……

采訪中我們得知,從職業院校走出去的學生,有的因在職業院校學到一技之長,入職到知名企業;有的身有殘疾,但通過職業教育,找到了用武之地、樹立了生活信心;還有的曾經失業,通過職業教育“再充電”后,重新找到發展空間……

有這樣一組數據很能說明問題,我國中職畢業生就業率連續多年保持在95%以上,高職畢業生半年后就業率達到90%,近70%的職業學校畢業生在縣市就近就業;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廣泛面向農民、農村轉移勞動力、下崗失業人員、殘疾人等開展職業培訓,為近年來我國年均減貧1000萬人以上作出了重要貢獻。

尊重個性,提供多樣化的成才路徑

調研中,許多職業院校教師多次談道:職業教育尊重興趣、尊重個性差異,提供多樣化的成才路徑,努力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

劉峰,一個自小就與眾不同的孩子。在父母經營的廢品回收站里長大的他,喜歡用回收站里的廢品進行發明創造。從小學到中學,一直堅持沒放棄,高考前夕,還獲得了5項國家發明專利。由于在發明創造上投入了太多精力,劉峰在2008年的高考中失利了。

南京信息職業技術學院錄取他后,專門為他組建了創新特色班,配備專門導師,所有實驗室向他開放。

在學校,劉峰如魚得水,共獲得13項國家專利。畢業后,他憑借平衡車發明項目成功創業,銷售額從幾萬元到過億。

“尊重興趣、尊重差異,我們相信,當越來越多優秀學生從職業院校走出來,會助力整個社會構建更科學的成才觀和教育觀。”南京金陵高等職業技術學校黨委書記、校長周樂山認為。

“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今年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第一句話就明確指出職業教育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的定位和類型意義。在教育部相關負責人看來,深化職業教育改革能夠有效分流高考壓力,提供多樣化的人才成長路徑。

令人欣喜的是,讓更多有志青年成長為能工巧匠、大國工匠,讓三百六十行人才薈萃、繁星璀璨,讓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成為社會風尚,許多省份和多所職業院校已做出有益探索。

從升學渠道上看,職業教育人才成長的“立交橋”逐步拓寬。江蘇省探索“知識+技能”的考試辦法,對口升學招生考試制度進一步完善,五年制高等職業教育穩步發展,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項目試點穩步推進,中職與高職、中職與本科、高職與本科多種形式分段或聯合培養模式日漸成熟,專業核心課程與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對接的比例提升;

從招生選拔機制上看,各地積極探索多元招生方式。浙江省推進高職招生體制機制改革,實施統一招生、五年制招生、自主招生、“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技能優秀中職畢業生面試入學等,將愿意接受職業教育、適合接受職業教育的孩子最大限度地納入職業教育培養,為產業提供更多優秀人才;

從培養質量上看,多所職業院校在人才培養方案中既重視技術技能學習,又強調文化知識學習,注重培養德技雙高的職業技術人才。廣東東莞機電工程學校,在創辦“企業課堂”、引入“車間進校”的同時,通過一系列德育品牌活動,培養學生良好的行為習慣、能力素養、人生態度。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根據學生學業水平開展分層教學、結合生源類型實施分類培養,以深化學分制改革為保障,實現人才培養從粗放型向精細化的轉變;

從體制機制上看,浙江省積極構建以績效為導向的獎補機制,通過強化市縣職業教育發展的主體責任,壓實高職院校的自主發展責任,激發職業教育發展活力。在山東,技術工人待遇進一步提升,在落戶、就業、機關事業單位招聘、職稱評審、職級晉升等方面,明確規定不得歧視職業院校畢業生。

“當職業院校學生從謀求工作崗位轉向追逐人生夢想,當職業教育從追求規模增長轉向提高育人質量,職業教育才真正成為人才成長的搖籃。”南京市教育局副局長潘東標道出了眾多職業教育人的心聲。

釋放活力,迎接職業教育新的春天

盡管我國職業教育發展迅速,實現了歷史性的新跨越,但在調研中我們也發現,職業教育體量大而不強、產教合而不深、體系不完善、吸引力較弱仍是困擾發展的主要問題。

我國職業教育還存在著體系建設不夠完善、職業技能實訓基地建設有待加強、制度標準不夠健全、企業參與辦學的動力不足、有利于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配套政策尚待完善、辦學和人才培養質量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同時,部分地區依然存在對職業教育重視不夠、帶有偏見。對于職業教育內部而言,區域發展不平衡、院校發展不平衡、校內專業發展不平衡等問題也相對突出。為此,受訪職業院校負責人坦言,這些問題如不解決,將會限制未來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發展。

直面挑戰、破解難題,需加強頂層設計、突破體制機制障礙,牢牢抓住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牛鼻子”。

——創設良好發展環境,實現從“局部優化”到“全局統籌”的跨越。

為職業教育創設良好的發展環境,盡快打造一個適應產業和經濟發展需要的現代職業教育模式迫在眉睫。

“不同于其他教育類型,職業教育對于教育外部因素的依賴更大、更強,需要政府、企業、行業協會、社會形成合力。需要各地、各級領導從根本上認識到職業教育的重要性,將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重視職業教育、積極發展職業教育,主動將職業教育發展納入經濟社會發展的整體規劃,加強省級宏觀統籌,推動職業教育持續健康發展。”陳根芳談道。

——繼續練好內功,實現從“就業導向”到“德技并重”的提升。

“職業教育要想做大做強,揚眉吐氣,讓企業離不開、地方離不開,需要練好內功,努力增強辦學水平和綜合競爭力,同時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健全德技并修、工學結合的育人機制,完善評價機制,規范人才培養全過程,實現提升人才培養質量和內涵發展。”東莞理工學校合作企業方代表李寶琴說。

采訪中,“落實《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要求,嚴把教學標準和畢業學生質量標準兩個關口,將標準化建設作為統領職業教育發展的突破口”已成為各地的廣泛共識。

——繼續促進雙元育人,實現從“兩張皮”到“共同體”的轉變。

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育訓結合,健全多元化辦學格局,推動企業深度參與協同育人,扶持鼓勵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舉辦各類職業教育,是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發展的必由之路。

作為江蘇省首批現代學徒制試點單位的江蘇太倉中等專業學校,從2001年開始探索符合我國國情的“現代學徒制”,與當地德資企業合作,共建師資、共建基地、共建課程,畢業生已成為當地德資企業的重要人才來源。“經過近二十年的實踐,我們認識到,雙元育人,推動從‘兩張皮’到‘共同體’的轉變,是企業精準選材的必需,也是職業院校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激發辦學活力的必需。”校長周新源談道。

——繼續完善體系構建,實現從“斷頭路”到“立交橋”的突破。

任何一種教育形態都不是封閉的,需要開放、融通,對于始終與社會進步、經濟發展同頻共振的職業教育來說,尤其如此。

未來,需要繼續打通“中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應用型本科教育乃至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銜接渠道,加快完善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繼續教育的銜接制度,改革完善職業培訓與學歷教育的學分累計和互認制度,讓職業教育更加融通,讓職業學校畢業生的升學和成才通道越來越寬廣,讓職業教育競爭力和吸引力大大增強。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26日 01 版)

業務領域

可研報告

商業計劃書

節能評估報告

項目申請報告

資金申請報告

工業扶持資金

農業扶持資金

企業融資

立項申請報告

項目實施方案

項目建議書

文化旅游

特色小鎮

規劃咨詢

鄉村振興計劃

PPP項目規劃

穩定風險評估

科技成果評價

市場專項調研

行業研究

彩票中5.7亿的人死了 10分赛车平台app 福建省36选7最新 三人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宁夏股票配资 快3一定牛 广东36选7开奖时间 牛操盘 海豚海岸 极速飞艇计划 汇融财通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老快3历史开奖记录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开拓者vs步行者 钱掌柜配资